推廣 熱搜: 景泉衛浴  陶瓷  水龍頭  O2O  O2O模式  衛浴  門窗  法恩莎  O2O平臺  LED 

環保加碼 夾江陶瓷企業面臨生死考驗

   日期:2018-10-05     來源:新華每日電訊    作者:劉荒、李坤晟    瀏覽:41747    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以西部瓷都著稱的四川夾江,與廣東佛山、山東博山、福建晉江并稱兩山兩江,是國內名噪一時的四大建筑陶瓷產區之一。1987年,夾江

以“西部瓷都”著稱的四川夾江,與廣東佛山、山東博山、福建晉江并稱“兩山兩江”,是國內名噪一時的四大建筑陶瓷產區之一。

1987年,夾江縣黃土鎮點燃了陶瓷產業第一把爐火。這個傳統農業縣因瓷而興,短時間內集聚龐大資金、技術和人才,構建起一個活力四射的陶瓷產業集群,被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稱贊為“夾江現象”。

2017年,夾江陶瓷銷售收入達290億元,占全縣工業總產值逾60%,龍頭產業地位十分穩固。

然而,雖然國家生態環境部堅決反對、嚴格禁止環保“一刀切”,近兩年來當地在環境治理中仍采取層層加碼、級級提速的做法,使部分陶瓷企業苦不堪言、無所適從,陷入進退維谷的困境。

“紅頭文件說變就變,企業哪能跟得上?”

2017年2月,夾江縣發布《關于陶瓷企業停止使用煤氣發生爐的通告》,要求所有陶瓷企業關停煤氣發生爐,統一改用天然氣。

“通告要求4月10日和6月30日前分兩批停爐,后來又擔心環保督察時出問題,4月底‘一刀切’全關掉了。紅頭文件說變就變,企業哪能跟得上?”一家知名陶瓷企業負責人向記者抱怨道。

夾江陶瓷

據夾江縣環保局總工程師黃建斌介紹,陶瓷產業主要考核粉塵、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的排放情況。記者發現去年4月份,由于“存在焦油隱患和達到容量上限”,當地有12家陶瓷企業被關停。據統計,全縣共關閉271座常壓煤氣發生爐、75座兩段式煤氣發生爐。

“新廠投產還不到一年,水煤氣就被咔嚓掉了。包括脫硫脫渣設備在內,浪費了近2000萬,改用天然氣還得再投900多萬。”珠峰陶瓷公司副總經理鄭富良支持環保從嚴,但反對隨意加碼,不顧企業死活搞“一刀切”。

雖然與水煤氣相比,天然氣更為清潔,但夾江縣相關政府部門受訪人士并不諱言,此前這些陶瓷企業大多手續合法、環保達標。曾任環境監察執法大隊長多年的黃建斌說:“要是超標早就給它停了。以前達標也都上了環保設施。”

“達標不代表不排放,誰造成影響誰就有義務消除。以粉塵排放為例,國家標準是30毫克/m3,夾江標準是20毫克/m3,我們的標準比歐盟還要高,就是要做到超低排放。”黃建斌進一步表達了自己的觀點。

“一開始比水煤氣價格僅高10%,這次一下子漲了30%,導致我們整個成本上升6%,利潤全被吃掉了。”作為夾江產區規模最大的企業,廣樂陶瓷公司董事長楊未給記者算了一筆經濟賬。

“過去指導企業搞雙堿法脫硫,現在又勒令改成單堿法,前后不過一兩年。鼓勵我們花幾千萬上的設備,就這么說廢就廢了,真是叫人看不懂。”楊未頗有些無奈。

新中源陶瓷的“煤改氣”項目,說起來更是一本“冤枉賬”。這家來自廣東佛山的知名陶瓷企業,看中四川的天然氣和勞動力優勢來夾江投資,帶動了當地陶瓷產業升級。公司行政總監汪緒發回憶,當時每次招工防盜門都被擠爛。2005年天然氣供應緊張,第二年,新中源花了1億多元建成15個煤氣發生爐,成為夾江陶瓷業節能環保的典范。

2017年按要求“煤改氣”后,新中源“一個多億的煤氣設備,拆廢鐵賣了兩三百萬。”汪緒發感嘆,更讓企業手足無措的是,剛改氣就遭遇氣荒,“去年冬天我們想開4個窯,可供應方連一半氣都供不上。”

“煤改氣”陣痛未息,“退城入園”生死考驗又來

作為夾江知名的品牌運營商,名磚廊總經理毛曉勇感到生意越來越難做。由于代工廠家面臨“退城入園”,隨時都可能關閉停產,他“今年一直在處理庫存,沒敢再上新產品。月均銷售收入已下滑70%以上”。

2017年5月初,還沒從“煤改氣”手術臺上蘇醒過來的夾江產區,又面臨“退城入園”的生死考驗。按照夾江縣“退城入園”實施方案,在樂山高新區夾江基地“兩化互動、城鄉統籌”試驗區以外的陶瓷企業,必須按規定時間停產搬遷,逾期將被強制關停。

“我有一個分廠在園區外,光搬遷就得6000萬元。”夾江陶瓷協會會長、米蘭諾陶瓷董事長胡正華說。

在“減量、提質、增效、入園”的政策目標背后,投資規模、畝均產值、生產能力、裝備水平、質量控制、能耗水平和環保要求等準入標準具體明確,連同2018年年底的大限,高高矗立在這些陶瓷企業面前。

部分陶瓷企業反映個別準入條件高得離譜,以“單線生產能力1000萬平方米、年產值8億元”為例,當地幾乎沒有企業能做到;也有人抱怨政策不能總踩“急剎車”,搞得企業整天提心吊膽,甚至巨額投資都打了水漂。

“這邊關停刻不容緩,那邊準入門檻提高了”,夾江縣經信局總經濟師、園區辦主任雷丹解釋說,按照規劃布局要求,夾江產區的78戶陶瓷企業,有一半需要停產退出。

耐人尋味的是,雖然“退城入園”聲勢浩大,實施方案等紅頭文件卻僅在政府內部流轉。夾江陶瓷協會秘書長寧安全向記者證實,不光企業沒有,連協會也只有一份送審稿。

據寧安全透露,在多家會員企業請求下,協會就此給縣里打過幾次專題報告,呼吁降低入園標準,增強企業信心。經信局也反映,處于觀望狀態的企業普遍缺乏投資信心。

“現在騎虎難下,不敢再投資了”

“如果企業停產搬遷,重新建廠達產至少需要兩年時間。但企業停產后,工人面臨失業,企業還貸困難,還有企業三角債……風險很大。”早年曾擔任過縣環保局副局長的寧安全,呼吁給企業更多時間。

一些手續合法、環保達標的企業,因“退得了城、入不了園、轉不成產”而焦慮不安。

“有一個企業剛花幾十萬檢修設備,結果讓他6月30日停工。現在企業都不敢做檢修,擔心隨時都有可能被叫停。”毛曉勇說。

還有部分企業反映,“退城入園”中存在暗箱操作,稱一家知名陶企獲批留在園外,一家原本應在6月底停產的企業至今仍在生產,導致部分企業擔心政策松動,產生了觀望情緒。

夾江縣經信局副局長江毅并不否認這種現象。他解釋說,前者廠區遠離城區主干道才獲得“赦免”,后者因有少量藝術陶瓷生產,但只獲準運行到9月20日。

四川新順通天然氣公司是當地唯一的工業燃氣供應商。在全縣“煤改氣”動員會上,該公司領導公開承諾不漲價、有氣用。

“氣荒、漲價一個都沒落下!從去年11月到今年3月,很多企業都因缺氣停產或半停產。”受訪企業對新順通違約失信表達不滿,稱之為光漲價不降價的“氣老虎”。

面對企業的詰問,新順通公司負責人也感到特別委屈。去年冬天持續出現氣荒,是由全國供氣形勢決定的,既不是企業經營行為也無法左右。

“當時,每天缺口達八九十萬立方米,只有計劃供應量的三分之一。我們也只能按上游的調度供氣。”該公司副經理許靖解釋道。

由于自身氣源供應不足,新順通公司補充進口天然氣。為避免價格倒掛發生虧損,他們對這類非管制資源按市場價格交易,導致供氣價格隨之上漲突破限價。

如今,寧安全聽說鄰縣正在做集中供應水煤氣的平臺。他希望等對方運作成熟后,再向上匯報,看事情能不能有所轉機。

有數據表明,陶瓷產業年均10萬人的用工需求,使夾江成為外出務工大省四川為數不多的勞務輸入縣。

與地方政府提出“高端化、新型化、融合化、多元化”,力爭2020年陶瓷產值突破500億的發展愿景相比,當地陶瓷企業的看法卻不樂觀。“現在騎虎難下,不敢再投資了。”楊未、鄭富良等人的心態頗有代表性。

可見,夾江陶瓷已走到了轉型升級的“十字路口”。如何運用環保治理的“金剛鉆”,干好產業發展的“瓷器活”,對地方政府來說是一篇大文章。

 
 
更多>同類資訊
0相關評論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?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積分換禮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黑龙江时时时彩结果 快3 西游争霸游戏机打法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怎么玩 360北单比分直播 辽宁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足球比分网 广东11选5一定牛 漫画家赚钱机制 516棋牌平台 江苏十一选五前三组开奖号 女生婚后赚钱给父母花 有贷款的房子怎么卖赚钱 福彩3d的2d投注技巧 聚富彩票安卓 新疆25选7 百练赛会不会一直输